實拍:-43度!「中國寒極」眼淚可凝冰

可可托海一位居民正在外面行走,他的帽子和眼睛周圍都結滿了一層厚厚的霜。

1月20日,素有「中國寒極」之稱的可可托海鎮最低氣溫降至-43.8℃。據當地氣象部門測算,在近日阿勒泰地區持續的強降雪降溫天氣過程中,該鎮的局部降雪、降溫已突破近60年來的歷史極值。

可可托海鎮總人口6000多人。當地一年中最冷的1月份的平均氣溫為-37℃,而最熱的7月份平均氣溫為25℃。昨日,記者趕到可可托海鎮,親身感受了一次寒極居民的生活。



冷得空氣都變粘稠

極冷的時候,竟然會感到空氣變得粘稠,眼前竟出現酷暑時瀝青路面的上升騰起的氣體--在-43.8℃的可可托海鎮這讓我們感到很驚訝。

可可托海鎮位於富蘊縣西北部,距縣城52公里,進入鎮子路只有一條。越往鎮裡走,迎面而來的小麵包車的車窗上的結霜面積越大。司機不是邊駕車邊用手擦玻璃,就是勾著頭費力地透過車窗上僅存的「一圈之地」看路。



到達可可托海鎮是已是12時30分。鎮上居民說:「現在太陽正大,還不冷呢。等下午6點過後,你們試試,絕對能把你們凍跑了。」

當車駛進鎮子,街道兩旁、居民家門前與房頂一樣高的雪堆,房簷上一排排粗大的冰錐隨處可見。這個四面環山的小鎮,就像被埋進了巨大的雪坑。

雪後,鎮上的道路經過車輛的碾壓有些滑,這可方便了馬拉爬犁。一匹健馬,身後拉著近2米長、1米多寬的木質爬犁,爬犁上鋪著花氈,兩個成年人坐上去,馬拉起來仍不顯得費力。爬犁駛過,陌生人也可以揮手「搭便車」,通常爬犁的主人都會點頭。「天氣太冷,大家都該互相幫助。」當地人說。

拉爬犁的馬很搶眼--不論灰馬、棕馬、黑馬,都變成了白馬。低溫下,馬的皮毛、眼睫毛、尾巴上結出大面積的白霜。一呼吸,馬口、鼻噴出的白氣足有半米長。馬嘴周圍結了一層薄冰,這讓馬看上去更加寒氣逼人。



路上行人的眼睫毛、額前劉海也同樣結著白霜,帽子、口罩、圍巾、厚手套、棉衣褲和棉鞋,街上每個人都「全副武裝」。我們來到文化西路社區時,社區主任杜學榮正站在街邊等候,極冷的天氣讓記者很過意不去,但她透過厚厚的口罩說:「我不冷。我穿了兩件羽絨服。」

當天,小鎮上不少店舖都沒開門。杜學榮說,天太冷,這種情況很常見。因為大家都會盡量減少戶外活動,即使營業也很少會有人光顧。但超市、菜店、日雜店基本都在正常營業。從阜康到可可托海鎮開菜店的張老闆說:「再冷,人也要吃飯吧。有人上門,我們就營業。冷,就穿厚點唄。我就穿了兩條棉褲。」   

可可托海街道上行駛著一輛小麵包車,司機在開車的同時坐在副駕駛坐的乘客海要不停的幫他用卡片刮著前擋風玻璃上的霜。



黃瓜每公斤5.5元、豆角每公斤10元、土豆每公斤1.5元……雖然在極冷的天氣下營業,菜還不至於貴得離譜。張老闆說,鎮上有好幾家菜店,大家都在競爭,只要路通,菜價基本不會漲。「不然,就6000人的鎮子,以後誰還買你的東西?」

街頭,記者在一個市場見到一名小孩,孩子年約3歲,穿著厚厚的衣服,幾乎成了小「圓球」。

可可托海鎮副鎮長馬利達說,10天前,鎮上的中、小學放寒假了。這樣的極端天氣,孩子們沒事都不出門了。

到了18時,記者果真像當地人說的「被凍跑了」。即便穿得很厚,但在路上站了不到兩分鐘,大家就會感到渾身被凍透了。一絲風吹來,臉上生疼,而且千萬不能把腦門露出來。



眼淚一流直接凍臉上

58歲的哈力汗家住在可可托海鎮文化西路社區,是土生土長的可可托海鎮人。說起今年的大雪,哈力汗指著自家屋後和房頂一樣高的雪堆說:「我40多年沒見過這麼大雪了。上次下這樣的大雪是1966年或者1967年,但也沒這次大。」

哈力汗說,可可托海鎮每年冬天都很冷,大家都習慣了。家裡的冰箱一年用不了幾個月,東西放在不生火的房子裡比放冰箱裡凍得還硬;被子最少都是用3公斤棉花做的,有些被子裡還加了駝絨。家裡的木門上多少年來都訂著一層羊毛氈子防風。

有多冷呢?哈力汗說,大家在街上碰面,我說的話,你聽不見,因為話一說出口就被凍住了。你回家,把我說的話化開,就聽到了。



哈力汗說,在鎮子周邊的村裡,牧民還保持著一二十年前穿羊皮大衣、羊皮褲子(羊毛在內、皮在外)、長氈筒靴子、戴狐狸皮帽子的習慣。那時,儘管穿得很厚,但每年凍傷的人都不少,有的人耳朵被凍,自己不知道一揪,耳朵就掉下來了。「遇到凍傷,千萬不能拽啊、揪啊。」哈力汗說,「就用雪使勁搓就能緩過來。」

哈力汗說,鎮上的人歷來有吃肉、喝酒御寒的習慣。只要條件允許,一到冬天,家家戶戶都會像儲備白菜、土豆一樣儲備羊肉。「你們城裡人,一次買半公斤羊肉,我們覺得挺可笑。」哈力汗的一位鄰居說。

「我們習慣了一隻羊、兩隻羊地買回家。對這裡的年輕人來說,七八個人一頓飯吃掉一隻十幾公斤的羊羔子很正常。」今年冬天,哈力汗夫妻儲備了兩隻羊和20公斤牛肉。

「反正我們這冷的,就是把你凍哭了,眼淚都掉不下去,在臉上就結冰了。」哈力汗說,「但是我們早就適應了。上個月我去了趟烏魯木齊,還不到-20℃吧,把我熱得啊,還真不習慣呢。哈哈……」



據可可托海鎮鎮辦公室說,截至目前,可可托海鎮有5戶居民受災,損壞房屋1間,受損棚圈棚1座,凍傷牲畜15頭(只),預計損失1萬餘元。

採訪結束時,可可托海鎮鎮長馬利達說:「我請大家吃冰淇淋吧。」

記者一聽都快暈了。馬利達說:「是啊。我們這不少人冬天都吃冰淇淋。覺得外面冷就在房子裡吃唄。冷其實沒什麼,時間長了就適應了。」



一匹馬的眼睛周圍結了一層厚厚的霜,據當地氣象台預報,當地最低溫度達到了-42度。

新疆富蘊縣:全力抗擊冰雪嚴寒 1月20日,飢餓的羊群在積雪中難以覓食。自1月初以來,新疆北部遭受罕見大雪。天氣轉晴後,富蘊縣又遭遇了多年來少見的嚴寒冰凍天氣。為應對極端氣候帶來的危害,當地政府啟動救災抗災緊急措施,投入資金近1800餘萬元,全力抵禦大雪嚴寒造成的災害。

1月19日,新疆富蘊縣派出的車輛正在將一些瘦弱牲畜運往牧民定居點。



1月20日,新疆富蘊縣吐爾洪鄉的一戶哈薩克族牧民在製作傳統食品。



自1月初以來,新疆北部遭受罕見大雪。天氣轉晴後,富蘊縣又遭遇了多年來少見的嚴寒冰凍天氣。為應對極端氣候帶來的危害,當地政府啟動救災抗災緊急措施,投入資金近1800餘萬元,全力抵禦大雪嚴寒造成的災害。



Share:

草原犬鼠擁有先進語言能力 僅次於人類





在北美大陸上,生活著一種充滿靈性的小動物——草原犬鼠,它們的個體與野兔相似,身披黃褐色的絨毛,極善跑跳,當它們在草原上飛奔、跳躍時,遠遠看去和飛翔一樣。



北美草原犬鼠是一種十分有趣的動物。這種鼠類特別喜愛親吻,一位從事了25年犬鼠習性觀察的生物學家認為,犬鼠是用這種方式來進行接觸,以便互相辨識。這在鼠類動物中是極為少見的。

北美草原犬鼠是一種極具語言天賦的動物。一位美國生物學家潛心研究了犬鼠的報警叫聲之後,發現它們可用不同的叫聲識別捕獵者——包括人類、鷹、北美狼與獵狗。此外,這種草原犬鼠還能區別不同的人,它們甚至能在時隔兩個月後再見到同一個人時發出相同的叫聲。這一特點令生物學家們感到驚奇。




楊丞琳扮土撥鼠



草原犬鼠(Cynomys)也常稱作土撥鼠,是一種小型穴棲性嚙齒目動物,原產於北美洲大草原,當地人稱之為「草原犬」。如果算上短尾巴,土撥鼠身長平均約為30至40厘米。土撥鼠棲息在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在美國,土撥鼠主要產於在密西西比河以西,但在東部幾個地點亦有發現。

(中央社台北24日電)草原犬鼠起初看起來與在地上跑來跑去的松鼠差不多,只不過吱吱叫聲比較響亮。但是新研究顯示,草原犬鼠是自然界使用語言溝通能力最佳的生物之一。

「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23日報導,研究這種囓齒類動物的生物學家發現,他們使用的語言是動物王國中最先進複雜的其中一種,僅次於人類。

北亞利桑那大學(Northern ArizonaUniversity)生物學家斯洛波奇柯夫(ConSlobodchikoff)教授發現,草原犬鼠的叫聲中含有驚人的資訊量,牠們的語言能形容顏色、大小、前進的方向,甚至速度。

他最先研究的是草原犬鼠的警告叫聲,才發現牠們彼此溝通的能力。

斯洛波奇柯夫發現,草原犬鼠會利用特定叫聲來形容不同種類的掠奪者。

英國廣播公司(BBC)下週將播出專輯,報導他的發現。

斯洛波奇柯夫表示,草原犬鼠發出不同的叫聲,同伴會有不同的反應。例如遇到郊狼來襲,牠們的反應是跑到洞口並站起來觀察掠奪者動向。如果是會挖洞的獾,草原犬鼠的反應就是跑進洞穴躲起來以免被看到。

仔細分析草原犬鼠的簡短叫聲,結果顯示牠們的警告聲裡隱藏另一層訊息。

草原犬鼠每個叫聲都隱藏許多層的泛音,每個泛音都包含許多段訊息,相當類似人類語言中的句子。

電腦軟體將草原犬鼠的聲音化為圖形,顯示每個叫聲中都有許多波形堆疊在一起,顯示草原犬鼠有能力發出有些細微不同的和聲,而這些聲音包含不同資訊。

他也發現,有證據能夠證明草原犬鼠隨著生理逐漸成熟而學會不同的叫聲並滿足許多條件,讓牠們的叫聲可以稱為語言。


楊丞琳


還是真正的土撥鼠比較可愛

Share:

侏儒刺蝟迷你刺蝟 超可愛

侏儒刺蝟成為市場新寵(A Spike in the market)

這僅重340-510克的小傢伙,最近身價不凡,每隻要價200鎊(約台幣一萬元),英國有品種的小型犬500鎊就可以買到,所以這刺蝟還真不便宜,不過要養他們請小心:
(1)他們身體太小了,很容易搞不見~
(2)他們生育非常快,文中的小姐18個月前獲得第一隻小刺蝟~

隨後他朋友送他7隻,接著又有14隻在他家出生~目前他的小刺蝟已達24隻了,只希望過陣子不會有棄養潮~~




這些小刺蝟行動十分迅速,而且非常聰明。如果妥善照顧它們,很快就能得到它們的信任,幸福地在你的手掌上睡覺。迷你刺蝟現在是英國人的新寵。





英國近期興起一股飼養非洲小侏儒刺蝟(African pygmy hedgehog)的熱潮,不少球星妻子或女友紛紛把各式可愛的迷你侏儒刺蝟放在手袋中帶出街,儼如一款時尚飾物,令到愛護動物人士搖頭嘆息,認為不應視這種稀有動物為手袋搭配物。這種只有手掌大小的刺猬,令主人愛不釋手,每隻售價約250英鎊。牠有多種顏色供買家選擇,計有白化、杏色、朱古力色及混色系列,可以用來搭配各款手袋的色調。一些潮人更聲稱希望買一隻小侏儒刺蝟來裝飾手袋。有女士指出,這款刺蝟攜帶方便,不像帶狗出街般要時常看管那麼麻煩。此外,整天奔波同時又酷愛飼養寵物的上班族,也越來越傾向於買隻刺蝟當寵物,因為這種動物晝伏夜出,當主人下班回家時,牠們恰好從睡夢中醒來,恢復了活力。

非洲小刺蝟是由阿爾及利亞刺蝟和白腹刺蝟雜交而成的。這些刺蝟平時在家中都吃貓糧,且飯量僅為一隻家貓的三分一,所以算起來養刺猬還是要比養貓花費更少。





非洲侏儒刺蝟的外型迷你可愛、體長僅十二公分,又有多種顏色可搭配名牌手提包,最近竟取代奇娃娃等迷你犬,成為專愛穿著名牌服飾爭奇鬥艷的英國足球明星太太與女朋友(WAGS)等名流爭相搶購的熱門流行飾品,引發英國動物保護人士痛批。

據侏儒刺蝟育種業者表示,許多飼主不惜大老遠開車,就是要買到一隻今年最流行的手提包寵物,理由是侏儒刺蝟只需要吃貓食、比狗容易照顧,又可以輕易放進名牌包包裡帶出門亮相,而且還有白色、杏桃色、巧克力色及黑白相間等多種花色可選,即使一隻要價兩百五十英鎊(約台幣一萬三千多元),還是有許多人搶著要買。

動物福利專家則痛批這種把刺蝟當成流行飾品來促銷的手段,皇家動物防虐協會的普朗姆崔女士就說,侏儒刺蝟的確很可愛,但動物絕非飾品,這種作法實在太不負責任,而且一般家庭環境也很難滿足這種珍奇動物的特殊需求,該協會根本不贊成把侏儒刺蝟當寵物來養。英國西北動物福利救援中心的索頓女士更說,會把動物像衣服一樣隨意更換的人令人作嘔。

但自封為時尚專家的梅瑟女士卻聲稱,對於已經擁有一切名牌的流行尖端人士而言,這種可愛的小動物是今年最佳的禮物,也很適合熱中追逐潮流的媽媽送給小孩當作禮物。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