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面子 不必衣錦才還鄉

洪蘭 005.03.23  中國時報 家庭親子

天理是公平的,孩子小的時候,多花時間念書給他聽,陪他玩,教他做人的道理,長大後,就不必花太多時間管他,就像種樹一樣,樹小的時候最重要。

有一天我坐計程車去松山機場,司機是個非常年輕的孩子,很熟練的在早上上班的車陣中穿梭,煞車踩得輕巧令你感受不到,我忍不住誇獎他,他靦腆笑一下說:「不瞞您說,我以前是玩寶傑特的!」我:「哦?」一聲,二十年的國外生活使我不敢追問別人的隱私,他倒是看出來了,自己說:「逃家的,現在正在找回家的路!」到了機場,我給他二百元,叫他不要找,他說:「謝了,衣錦才能還鄉。」

在異鄉,衣錦才能還鄉?

這幾個字深深刺進我的心裡,在異鄉,多少個寒冷的雪夜,別人都躲進溫暖的被窩中了,只有我們留學生還在圖書館苦讀,因為「衣錦才能還鄉」!但是真的是這樣嗎?自己做了父母才發現雖然希望孩子成材,但是有孩子在膝下承歡,遠比一張冷冰冰的文憑好,尤其越老越是希望有孩子在身邊,也明瞭當年那種想法是虛榮心作祟,親子的溝通不良,使孩子誤以為沒有念出頭就無顏見江東父老,不敢回家。

我以前也有這想法,家書都是報喜不報憂。所以許多留學生都是早早的結了婚,找個伴來相濡以沫,因為每個人都需要個家。

有家歸不得,是天下最不幸的事

中國留學生都將房子(house)和家(home)混著用,這兩個字在物質層面上雖然相同,在心理層面上卻大不同,房子是遮風避雨的地方,家卻是靈魂的歸處,如果真的要了解一個人,就去他的家看一看,這比交往多少年還有用。

人格的成長最重要的就是小時候的家庭教育。自己年紀大後,發現天下最不幸的人是有家歸不得的人,而不是衣食不周的人。家原是隔絕外界風暴最安全的地方,如果家不幸正是風暴的所在,那麼這個孩子就變成天下最可憐的人。

我去美國念書時,正值越戰打得最凶的時候,學生反戰、反威權、反傳統,開始有男女同住一層樓(co-ed)、開放式婚姻等等,有一位老師很不贊成開放式婚姻,他一直認為一個人如果回到家不能放輕鬆,要應付你的、我的、我們的孩子各種糾纏不清的人際關係時,這個家庭氣氛不會融洽,孩子會往外逃。

放下面子,回家路就在不遠處

他說,天理是公平的,孩子小的時候,多花時間念書給他聽,陪他玩,教他做人的道理,長大後,就不必花太多時間管他,就像種樹一樣,樹小的時候最重要,不能長歪,長大後只要颱風來時,加個支撐的就可以了。但是如果小的時候沒有照顧好,長歪了,長大要矯正得用鐵絲綁,而且綁太緊樹枝會折斷,非得一點一點的扶正才可以。所花的心力比小時候多十倍還不見得有效果。

今天碰到這個逃家的孩子猛然想起老師的話,過了三十年,他是對的,孩子小的時候自己忙著賺錢的朋友,現在都在用當時賺的錢討好他的小孩。其實親子溝通並沒有那麼難,只要帶著他一起過日子,將來兩個人就會有共同的回憶,就有共同的話題。

回家的路其實不必找,只要放下面子,它就浮現出來了。

Share:

瘋狂的和闐玉



玉之潤可消除浮躁之心,玉之色可愉悦煩悶之心,玉之纯可淨化污濁之心。所以君子愛玉,希望在玉身上尋到天然之靈氣。
玉又是中國人文化基因的重要片断,清末慈禧太後特别喜好玉石,貪婪玉石一生。




中國最著名的玉石是新疆和闐玉,它和河南獨山玉、遼寧的岫岩玉和湖北的綠松石,稱為中國的四大玉石。和闐玉分布於塔里木盆地之南的崑崙山北麓和闐地區。


玉龍喀什河,這條河源於漭漭崑崙山。流入塔里木盆地後,與喀拉喀什河匯合成和闐河。
玉龍喀什河裡盛產高貴的白玉,而喀拉喀什河以青玉和墨玉為多。
自古以來玉龍喀什河是和闐出玉的主要河流,稱為和闐玉的母親河。


“金鑲玉”是北京奥運會的獎牌設計所採用的式樣,喻示中國傳統文化中的“金玉良緣”。
北京奥運會獎牌在金牌上使用白玉,銀牌使用青白玉,而在銅牌上使用青玉。
隨著和闐玉被製成2008年北京奥運會徽、印和獎牌,和闐玉的投資價值再次被眾人關注。


近年來,愛玉、買得起玉的人越來越多,因為太稀缺,導致和闐玉價格越來越高;加上和闐玉也是比較热門的收藏品之一,具有投資價值,這樣更加推動了玉價的快速膨脹。


從1990到2006年,和闐玉收購價格上漲了1111倍,達到了瘋狂的程度。   
2012年2月,武漢一塊重25.5 公斤的和闐玉,從1986年的20多萬元上漲到了5億元。


和闐玉已有7000年的歷史,這就是新疆和闐玉的母親河——玉龍喀什河。


玉龍喀什河玉農傳承了數千年古老的採玉方式,在河岸揀玉,在河裡撈玉,用手翻地,最多不過半公尺深,反反復復地在不足50公里的河道上採了幾千年。


到了近20年,竟然發展到有幾十萬採玉人、幾千台挖掘機,和闐玉給人們帶來了財富,也帶來了水土流失、沙塵等嚴重的環境問題。


地方政府最早對玉石的挖掘,只要求繳納一定費用便可獲得玉石開採權。
2002年以後和闐採取了拍賣形式,每畝地的拍賣價格為 2仟到6仟元不等。


圖為和闐市附近的洛浦縣,滿滿一車採玉人,即將前往和闐市。
一旦從和闐玉中發現了商機,和闐當地的農民在農閒的時候都會去挖玉,城市裡有工作的人也會去做玉石生意,也吸引著來自全國各地想要致富的人。


圖為2010年8月,新疆和闐,一位男子捧着他将要買下的玉石。
追索到2003年,大多數的和闐人還不太知道和闐玉的價值。2004 年和闐地區政府帶頭舉辦了和闐玉石旅遊文化節,隨後兩年又搞了兩屆和闐玉文化學術研討會。這些政府行為,也給和闐玉的瘋狂產生推波助瀾的作用。


到了2005年、2006年,出現幾十萬人同時在河床挖玉,3仟台大型挖掘機同時工作的場面。2007年6月,政府開始禁止大型機械採挖並對濫採進行治理。


幾年下來,玉龍喀什河兩岸幾百公尺内都被挖了個底朝天,河道兩岸自然形成的綠洲草地早已被破壞。


由於玉龍喀什河的生態環境嚴重破壞,當地政府被迫禁止非法濫採濫挖,這讓流入市場的玉石原料更加稀少。


和闐玉分為「籽玉」和「山料」。結果,那些由河水、泥石共同造就的「籽玉」已經基本採完,羊脂玉籽料已可遇不可求了。來自全國各地的採玉人,轉而走進崑崙山尋找優質山料礦脈。


在崎嶇陡峭的崑崙山上,人力是運送玉料的唯一工具。如果稍有閃失造成大塊玉料的破碎,玉料便會身價暴跌,採玉人的個人聲譽也會一落千丈。


和闐市熱鬧的玉石巴扎(市場),是外地遊客的必到之地。每周五、日在大清真寺前的街上,來自周邊各地的農民會帶著自己的玉石就地擺攤叫賣。


巴扎上的玉石分三六九等,有山料和上等的籽玉,也有假冒的劣等料。由於現在全面禁採,好料難求,有些和闐玉的買家會提著裝滿現金的皮箱直接到挖玉點看玉。


玉料的換手率增加和囤積居奇,也是和闐玉價格瘋漲的原因之一。做玉石交易的人越多,轉手越多,價格抬得也就越高。


掛牌經銷和闐玉的商家越來越多,2011年和闐和周邊縣城内經銷和闐玉的店鋪有1000多家。在烏鲁木齊,和闐玉商鋪已達2000多家,而且仍在持續增加。


坐落在北京奥林匹克公園内的一塊重達23噸的崑崙玉。崑崙玉與和闐玉同處於一個成礦帶上,崑崙山之東曰崑崙玉,山之北曰和闐玉。


和闐玉的行情一路飙升,業内和闐玉的「賭石」活動也愈發活躍。和闐玉交易鏈中,第一環節至今還採用‘賭石’的方式進行。一塊外表看似普通的石頭,一刀切下去有可能讓擁有者瞬間暴富,也有可能讓擁有者傾家蕩產。


「玉不雕不成器」,投資人士認為,只有技藝好的玉雕才更美更具收藏價值,如果一件玉雕原料上乘,但雕工却非常粗糙,玉雕的價值會大打折扣。


這一塊重25.5公斤的玉雕要價5億元,2012年2月出現在武漢。27年前這塊玉售價28萬元,2005年以1千萬的價格賣出,由一位雕刻大師加工後喊價5億。


和闐玉因為其「國石」的身份,以及和奥運會有了關聯,從而價格一路狂飆,在投資客眼裡,這些石頭成為了更簡單直接的符號——投資品。


中國人自古愛玉,許多人相信玉具有醫療保健的作用。在北京、上海、廣州,越來越多的不懂玉的人也開始買玉,不是收藏而是為了投資。


上等的和闐玉籽玉
和闐玉的價格在繼續瘋狂,而玉龍喀什河河道兩側的古河床已面目全非,水土流失,植被損毁,加劇了河道的沙漠化,從而導致玉龍喀什河水量减少,水質惡化,今後就是花再大的力氣也無法恢復原先的生態環境。長期無序掠奪性濫採濫挖勢必造成玉石資源枯竭,和闐地區的經濟又如何才能持續發展?


精美的和闐玉雕
名為「荒原」的網友寫下的有關和闐玉的耐人尋味的文字:「在塔里木盆地裡,流傳着這樣一個諺語:玻璃寶石只是石頭,大麥豆子補你的骨頭。我真的期望和闐挖玉的人們能够深諳諺語中淺顯的道理,早日放下手中的工具,還玉龍喀什河原有的平靜……」



Share:

危險是人生的一部分

【洪蘭】【2005/03/28 聯合報.副刊】

我們保護孩子已經保護得夠了,現在應該教育他,把危險當作人生的一部分,就像風險是成本的一部分一樣,避開它,但不逃避它……

最近有讀者投書抱怨下雨天學校不准孩子撐傘到校,學校回答說因為孩子手臂不夠強壯,風大拿不住傘,太危險,也有調皮孩子會玩傘,所以為了保護孩子,一律不准撐傘到校。我看了十分驚訝,這是因噎廢食,我們應該先看這件事有沒有道理,該不該做,而不是看它有沒有危險,天下任何事情都有危險,所以危險是考慮的因素之一,但不應該是決定的因素,如果是決定的因素,那麼孩子都不該去當兵了。

古人說「閉門家中坐,禍從天上來」,連安靜坐在家中都可能有飛機掉下來,汽車衝進來,可見危險本是人生的一部分,有多少人能夠無災無難到公卿呢?更何況安全並不是人生的目的,船隻停在港灣中最安全,但是那不是造船的目的。孩子的手臂撐不住傘這個理由是只有在颱風天才成立,一般下雨天,一個小學生是有能力撐得住傘的,我們不要低估孩子的能力。真正颱風來是連大人都撐不住,那時孩子就不應該出門。我們不是有颱風假嗎?颱風是例外,不可因例外而否定本質。至於玩傘,現在的孩子太不珍惜物資,得來容易,便等閒視之。以前傘很貴的時候,哪裡敢「玩」傘?丟了傘還得坐火車去找回來。小野八歲時,就曾單獨坐火車去姨婆家拿回他祖母忘記的傘。如果對一個東西很珍惜,便不會用來跟同學打架或從二樓當飛鏢丟下去看打中誰。

用禁止的方式來防止危險的發生是一種防堵的方式,但是教導他正確使用概念卻是一勞永逸的方法。防堵總有堵不到的地方,因此常有校園惡作劇結果送醫院的憾事。我最難過的一句話便是學生在闖禍後說「我不知道會這樣」。顯然,如果他知道後果會這樣,他就不會做了。因無知而付出慘痛代價的故事每天在校園中重演,我們是否應該多教一點「為什麼」,少說一點「不可以」呢?

教育應該讓孩子覺得今天我不做這件事是我心中不想做,而不是別人禁止我做。用命令強制禁止,只會引起學生的反感,造成對權威的厭惡,到了青春期便形成叛逆風潮。
我們一定要瞭解,雖然吃飯會噎到,我們卻不能不吃飯,台灣天天有車禍發生,政府也不能下令禁止開車,學校又怎能因為有少數人用傘出意外,剝奪所有人用傘的權利呢?教導孩子行為的後果比禁止這個行為更重要。就像教導學生自制與自律比禁止學生打電玩更重要,因為一旦制止的力量消失,行為就會氾濫。

規定學校周圍五十公尺內不准設立電玩店的人知不知道人是動物,不是植物,是可以走動的?學生有腳,他想去,就算是一千公尺,也難不倒他。為什麼我們到現在還是一味治標而不用點腦筋去治本呢?我們保護孩子已經保護得夠了,現在應該教育他,把危險當作人生的一部分,就像風險是成本的一部分一樣,避開它,但不逃避它,孩子才能長大成為有用之人。

Share:

北海小英雄小威的故鄉 挪威

政治環境與生活環境一樣乾淨,每個老百姓都願意將自己收入的50%,放心交給政府,國家供養每個人民後,剩下的錢,還多到連下輩子都花不完!




北極圈裡的漂亮小鎮Honningsvag


Honningsvag是一個靠海的小鎮


不論在哪裡看到的北歐人,都是一派悠閒,永遠不緊,張對夫妻共有四個小孩,外加一條狗狗(老大因為跑在前面,所以沒有一起入鏡),在台灣,我看很少人有這個膽子,敢生四個!


就連野生馴鹿,也是一派悠閒的走在馬路上,牠們真的一點都不理我們這台大巴士ㄟ,而且,司機也就乖乖的跟在牠們後面,絕不會按喇叭,或給牠們壓力


要照到這種野生馴鹿的照片,在北歐,並不會很困難


路上隨便拍的,有沒有發現,旁邊還有小狗屋


北角,歐陸的最北端,北緯71度10分21秒









Alta露天岩石雕刻博物館








這種野花在北歐到處都看得到







這也是到處都看得到的漿果





這張很像是在空中拍的對不對


其實是花了100克朗,(約NT600)在纜車上拍的啦


Navik山上的景緻還不錯


隨便在湖裏釣的魚都不小條


同行的朋友是賞鳥專家,要不是他比了半天,我還真沒發現溼地裏,竟藏著這幾隻小傢伙呢





Trondheim






Share: